你就是优越感

光没有迎面而来,是我在朝他走去。我不会停下。

一共三张图~
是昨天的灵感
在这里也发一下~~
也许是环保主题吧~🙇‍♀️

小时候随着守渡口的爷爷奶奶生活。总是会听祖辈们说一个传说:他们这些守渡人一生行善,因着对自然生灵和海的敬畏,总是会得神灵的庇佑。若是有人溺水,大海深处蛰伏很久的白鲸,就会化成面目清秀的少年,来救你。 ​​​

“我们小芬是想自己来呢?还是哥哥帮你呢?”
.
.
.
.
.
.
.
.
“乖,不能比哥哥先去哦”



(邀请你坐上我的小电驴我们一起环游爱情的粉红宇宙~)
(这里也存了一下)
(这个月大概是要从勋白爬墙白勋了)
(不会被和谐吧)

芬芬:“看,大赏 我们的。
看,bbh 我的。
感谢祝福。”




(要幸福啊两个小心肝💕)

2018年2月30日,年度伦理大片《双人床条约》邀您共爽✨🌪(七年之痒系列)

🐯:“昨天酒吧约我的那几个里面,好像脸圆圆的那个还不错哦。”
🐺:“今晚我要搞哪个小演员呢?”
(去他的同床异梦!枯燥的婚姻生活里总要有一点刺激的寻欢作乐啊~~~💃🏻💃🏻)
【图来自logo】



别打我我瞎编的!(抱头就跑)

【双生】
总是不自觉地 活成 你的样子
“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照此算来,能不能贪心一点,愿得三日之闲,抵往后六十年尘梦,一夜白头的好。” ​​​




(这里也要发一下)
(就是双生嘛,昨天糖太甜了我都失眠了,另外银狐和雪狼的小段子写了一点但是也是很草率八百字小作文那种哈哈哈等稍微润色一下再发吧~)
(昨天真的超级甜!)
(边伯贤银发太好看了,舞蹈也撩得我五迷三道)

脑洞:苦心修炼终于化成人形对自己崭新身体好奇的雪狼崽x浪了几百年突然想正经找个年下谈把恋爱的银狐妖
(这里也码一下)
(也可能是白勋)

香港行之后的——

#勋白
#四舍五入的一辆电动车
#石头的写实瞎编向
人设就是他们本人,真人剧情如有雷同纯属巧合【doge】

走下从香港回程的飞机时,已经凌晨一点了,虽然是没有公布的航班但依然有很多粉丝,打起精神好好打了招呼之后。吴世勋抖了抖身上的寒气,钻进车里,临走还不忘嘱咐饭们好好注意安全。车上经纪人递给他一杯热牛奶,吴世勋接过揉了揉眼睛道:“早知道不回来这么晚了,刚刚看饭们的手都冻红了,这个点也不安全。”

前面经纪人没回头,声音里带着笑意:“说是让你不用着急你也不听…活动的时候就该料到这种状况了。”

后面的人鼓鼓嘴巴没有说话,靠在座位上吸着牛奶刷手机,微博铺天盖地是自己的图片,伯贤却连一个电话或讯息都没有发来,“伯贤应该睡了吧。今天怎么连句晚安都没有。估计练习挺累的。是不是又打游戏呢?!应该不会吧他最近确实辛苦……”想着想着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不管了,反正我好想他。”

被经纪人拍醒的时候吴世勋好像在做梦,眉头纠纠结结又可爱地皱着下了车。经纪人笑着嘱咐他几句好好消息便吩咐司机把车开走了,他就自己裹紧外套踢踢踏踏地走了回去。

打开家门果然一片漆黑,为了不吵醒伯贤吴世勋做贼似的关门换好了鞋,窸窸窣窣地从阳台拿了内裤和睡衣,又窸窸窣窣地在客厅内的卫生间洗澡。伯贤一向浅眠,所以整个过程吴世勋做的小心翼翼,生怕发出一点大动静搅了主卧里睡着的人儿的好梦。“那我这么急吼吼地回来又是为了什么……”刷牙的时候吴世勋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生气,感慨果然还是太沉不住气。

这些年风风雨雨地走过,伯贤的一颗心总是端的四平八稳,平常不管是人前人后都是张弛有度,嬉笑怒骂都恰到好处,很多事都能轻描淡写地一笑而过。倒是自己,患得患失的情绪里总是一不小心就差点越界,正式确定关系后更甚,想在他耳边说的话也多了起来,公众面前总是得靠他拿捏自己的情绪。

为什么再平静的心到了关于他的地方就起波澜呢,明明自己也是游刃有余地走过那么多事,谨慎地存活下来了。世勋自以为这次品牌活动的表现十分出色,几次场面失控不疾不徐地拉了回来,发言也没有任何差错好好进行了。他怎么就,连句好话也不肯说。
(“你怎么这么磨叽”石头捧着杯奶茶嘟嚷了一句 吴世勋恶狠狠地回头:“闭嘴 臭丫头。”)

就这么呆着胡思乱想了一小会儿,最终赌气地决定睡在沙发上。

躺下的瞬间突然想起什么,吴世勋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反正睡不着了,先把面饼发酵一下明天给他做披萨吧。肯定能笑得把眼睛都给眯起来。

翻翻找找冰箱的时候,主卧的门轻轻“哒”了一声,一片昏黄的光泄进了厨房,吴世勋怔了一下回过头。门框上斜倚了一个慵懒的轮廓,迎着光看见他毛茸茸的头发,柔和的骨架,像只夜间觅食的黑猫。

“我说,你一直在外面搞什么呢。”黑猫慢悠悠地走了过来,纤细的脚踝,点着光的指尖,干练的腰线,一点一点从奶黄色里淌了出来,最终仰着脸站定在吴世勋面前,还混合着沐浴液的香气,像碗刚蒸好的水滑蛋。想到这里吴世勋的胃里咕噜了一声。

“干嘛呀 傻了?”边伯贤戳了一下吴世勋的小肚子。

吴世勋条件反射地捏住了他的手,咽了下口水:“我把你吵醒了?”

“嗯?”边伯贤失声笑了出来:“你知道我在里面等了多久吗?我们巨星。”

“你没睡??那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哦,我本来还带了红酒和夜宵想着你如果没睡就一起吃结果你也不给我打电话我还以为你睡了,刚刚我才把蛋糕放到冰箱里这会该不好吃了,店员说尽量不要冷藏呢放了冰箱就变味了但是暖气这么足我又怕明早坏了……”手腕稍用了力,不让伯贤的手在自己身上到处点火。但刚开始强硬的语气在眼前人盛满温柔的眼神和笑容里变成了小委屈,手也不自觉地去揉他柔软的黑发,顺带过他肉乎乎的耳垂:“我超想你的……”

“我也是……”边伯贤拉着他环住自己的腰,踮脚轻轻在他的薄唇上舔了个吻,然后趴在他耳朵边呵着热气:“我呀,今天练习回来在房里看你的采访,觉得特别骄傲,特别心动。后来不知不觉就睡了半个小时,醒过来喂了vivi就开始收拾房间,换床单什么的,才洗了澡躺好想给你惊喜呢,你就回来了。房间里现在可好看,你都不知道,就怨我了。我看你是不是现在人气火着,脾气也火着呢。”说完恶劣地咬了一口世勋的喉结不让他解释,手下伸进睡裤里在屁股那揩了一把油,怀里的人抖了下,刚刚机关枪似的嘴巴彻底哑了火。

伯贤把灯打开的时候世勋才彻底看清他穿了什么,黑色的浴袍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鞋也没穿光着脚丫子被地毯衬得格外白嫩,袖子挽了两道,正好漏出自己给他买的黑色手环,这人还恶趣味地在脖子里松松搭了根暗红色领带,末梢一直绵延到腰带里看不见的地方。

vivi被灯闪醒嗖嗖地跑了过来,伯贤蹲下抱起了这只傻狗把它关回了狗窝,蹲下的瞬间吴世勋有些腿软,这哥不会是真空呢……吧。

边伯贤没管那个傻在冰箱前的男人,径直去酒柜前开了酒,转身一手拎着酒,一手拉着世勋把他甩在沙发上,然后自己一屁股跨坐在他腿上,灌了口酒就朝着他嘴里撞了过去,烈酒滑入喉咙里还带了一丝血腥味。世勋也毫不示弱地迅速接招,双手把伯贤身上的每个熟悉的敏感点都撩了个遍,末了还不忘照顾一下胸前的领带。这玩意太碍事了,扯掉。

“这么想睡沙发吗?”喂了一口。
“一点都不想。”
“以后还这么浑?”又喂了一口。
“我哪浑了我就是想你。”
“你哪儿想我了?”这一口喂下去伯贤自己已经半醉了,酒的度数高的很,不知是缺氧还是兴奋激得人儿小脸红扑扑的,捏着世勋的脸痴痴地笑,眉梢眼角飞红,亮晶晶的瞳仁一下子就让世勋回想起第一次见面时那个小兔子一样的边伯贤。这么多年的时间,这人仿佛是溜过来一样,什么痕迹都没留下。

伯贤见他又愣神了,嘴巴微微鼓起,捏他脸的手加了几分力气:“问你呢,哪想我了呀~~”浴袍仿佛被这句话肉麻到了不争气地从肩膀滑了下去,漏出线条健美的手臂和胸肌。吴世勋眼睛眯了眯,嗖的一下就着伯贤跨坐的姿势把他捧了起来,酒瓶子掉在地毯上只当看不见,一边任身上的人啃自己的脖颈一边大步流星地往卧室走去。
“哪都想了。”

vivi终于倒腾开了自己的狗门,跑出来寻着酒味就去了沙发下面舔光了洒出来的酒。
没关紧的房门里突然响动大了起来,伴随着一声细不可闻的“啊——”
vivi动动耳朵赶紧歪歪扭扭地跑过去,还没跑一半就醉晕在地上,睡着前vivi抽抽着自己的小腿可担心了:“阿爸们又打架了,我不去劝劝可怎么办呀……”



写在后面:
丑哔强势出镜
因为写得很仓促所以前面太繁琐 不太好啦 希望得到指正~
小芬老师香港行时的脑洞现在才加工出来
其实这就是我脑海里所希望他们的夫夫生活

本想着双十一写完发可是被好朋友叫去吃火锅……
算是对自己没钱过双十一的一个慰藉吧~(强行吃糖
对了,请不要ky哦
微博昨晚就发啦